崩了崩了

不要盲目。不被蒙蔽。不忘初心。

加油鸭!!!!!!!!!!!!

画风依次突变!请看到最后一p??他可真是白月光

儿童画画手又出来丢人了
大家的寄生虫【??】

置顶

做个置顶好了【会不定时更改】

你好哇这里崩凡

目前Marshmello、deadmau5以及JABBAWOCKEEZ中毒中——

最近沉迷TF和鼠棉,陪朋友恶补电影漫威
目前主混童年圈和欧美圈,时不时画画日番同人

cp方面是杂食不过激的类型,cp这种东西嘛嗑得开心就行了
但是混的圈真的超超超超超超超超级多
【而且flag贼多,还很能咕咕(被打)】

剧情向主角控,偏受控【所以大多数cp吃all主角啥的】
skr文画手,热爱吹太太
差不多哪个坑基本上都是全员吹【是的我爱他们所有人】

不过过激cp洁癖的还是不要日我fo了……我怕触雷……【因为可能什么都会尝试一下】

用电容笔和灵魂手指搭配指绘软件强撑
然后由于指绘软件的过于高清导致发上老福特成马赛克画质………………

最后感谢能看完到现在的孩子

是埃迪的表情包!【可能还会继续做??】

私心毒埃(´▽`ʃƪ)

P1毒埃
P2想搞埃迪的表情包

我果然更喜欢这种铅笔画

【鼠棉】矛和盾

※双向暗恋
※棉→→→鼠,鼠(?)棉
※棉单方面以为鼠不知道他头套下的样子
※大概会分两个视角分不同续写【看两个人不同的反应总是很有趣】
※第一次下手真人向的文……ooc那是肯定的…对于他们的熟知情报也不多…可能会有一定的私设,拿捏程度也可能会很不准……


【矛】

最近的Chirs失眠了。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都多大了,怎么还像个青春期小女孩似的。
但就是静不下心来。
工作的劳累和不断加重的黑眼圈让他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动弹不得,好不容易能有个休息时间,刚闭上眼睛打算小眯一会儿,脑子里又总是会闪过不久前的事,好吧,也不是什么大事,总的来说,就是跟某个讨厌鬼打了个照面。
还是两人独处的那种。

啊,靠,怎么又想起来了。Chirs从沙发上弹坐起来,双手不停的抹自己的脸。
是的,那个讨厌鬼确实很有才华,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魅力,自己也确实从以前就很憧憬他了,但是到底是什么时候,为什么,会让这份憧憬变了味呢?

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回想和质疑人生了,Chirs拍拍自己的脸,站起身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往浴室走去,准备好好洗洗脸,看些催眠的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,他可不打算用安眠药那种玩意儿,那东西就跟毒药没什么两样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休息。

在实在找不到有什么能转移注意力的东西的时候,Chirs烦躁了,也放弃了,他走进卧室,朝那大床仰躺下去,随手往旁边抓了一个抱枕抱着,紧盯着天花板想得出神。
Chirs承认自己暗恋那个家伙,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了,不仅仅是因为憧憬,还有更多的是他无时不刻都在被那个家伙的魅力吸引着,自己真的很希望能得到他的注意。
事实是做到了,虽然是这种方式。

不贫的咂了咂嘴,Chirs翻了个身,把脸埋入抱枕里。

正因为两个人经常唇枪舌战,所以于私于公的情况下,双方都几乎没见过面。

呃,本来是基本不见的,就在上个星期成了几乎。

明明只是偷跑出来参加个朋友聚会,所以也没有向外发布一些什么,鬼知道他晚上那时发什么神经,竟然走错了房间,还奇怪自己怎么没上锁,抬个头就和从旁边卫生间走出来的某人大眼瞪小眼。

我了个大草。

Chirs几乎是下意识地退后一大步,但他是已经进去了站在门后,整个人撞上去,然后门很光荣地自动锁上了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…。”

冷冷冷冷静下来,反正基本没见过面,就算他明白我长啥样估计一下也认不出来,或许他也根本不是那只臭老鼠……
可人家裸露出来的纹身根本没办法让Chirs自我催眠。

两个人就这样站着差不多有半分钟,可对于Chirs有种过了一个世纪的感觉,这尴尬的气氛,直到对方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眉心。
好机会!
“那个…先生,我需要你的房卡开门…我很抱歉,我走错房间了。”这嘴皮子关键时刻是真的不利索。
对方盯着自己的脸起码有十秒,甚至让Chirs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沾上了什么时,对方开口了: “很不凑巧,我房卡刚丢,正等人上来弄。”

这语气淡得跟他昨天喝的矿泉水一样。

那应该…是没认出我…吧。
“呃…那我…”
“进去待着,还是你想蹲在这我也无所谓。”说完就自顾自往房间里头走。
“………”
卧槽你对不认识的路人都是这态度???? 就算误闯你房间也不带这样的吧????
Chirs还是忍住了还嘴的冲动,万一被他认出来就不妙了,这要是闹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但Chirs刚进去就恨不得马上跑出去。
What the f**k????? 刚刚在门口的时候怎么就没闻到这满天的酒气,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啊,我怎么没在跟这醉鬼说话的时候感觉到??或许他是对的,我刚才就应该蹲在门口。

大概也是因为有人来了吧,阳台的帘子被房间主人猛地拉开,打开了玻璃门,混杂着浓重酒气的沉闷空气随即减少了很多,新鲜的空气顺着风吹进来让Chirs脸色也稍微好看一些了。
坐在离阳台最近的小沙发,才能尽量少闻点那作呕的味道,也不是说自己不喝,但这味道实在太大了,而且这货还门窗紧闭,酒味有多重简直可想而知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一个dj大佬一个人窝在这喝闷酒?

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躺在床上的Chirs弹起来把怀里的枕头狠狠砸向墙。

“你是Deadmau5,对吧?”
对方坐在沙发上喝着酒没有回应。
“其实我是你的粉丝。”
他嘴里的酒把茶几喷了个湿透。

Chirs虽然很嫌弃地站起来给不停咳嗽的蠢货找纸巾,但不得不说心里很暗爽。
其实这话也没毛病,倒不如说还能双关一下,用真话真事来恶搞他,也都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一起把桌上的那堆垃圾和酒渍清理干净后,两个人又坐回了沙发上,这下是真的没话可说了。
但出乎意料,他看向自己,又一次开了口:“你说你是我粉丝,那你叫什么?”

这不经意随便问问的口气跟真的一样。

不过这就稍微有些不妙了,我这不是挖坑给自己跳吗……

“………Chirs。”认出来就认出来吧,能被记住名字的话,就算被揍也不坏。
“哦。”反应淡得出奇。
这让Chirs有些不安了,变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我该庆幸他没认出我,还是失望一下他的反应?

就在Chirs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,门铃响了,似乎是工作人员。

Chirs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,匆匆忙忙往门口跑去,“应该是工作人员到了,我就该走了先生,我真的挺喜欢您的,祝您愉快。”
用含糊不清的语速说完,门一开就想跑出去,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话:
“我还真他妈挺愉快的,垃圾桶头。”

完了。
他认出来了。

用逃窜的速度冲出去,确认了自己房间,一头扎在沙发上,混乱的心跳声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显得额外响亮,分不清是因为运动,还是羞耻,更或许…是窃喜。

要知道自己暗恋他也不是一月两月了。

之后Chirs整整失眠了两天,才支撑不住睡着。 今天的Chirs,恐怕也难以入眠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待续。

草一波鼠棉万圣?
我爱草图,咳

觉得棉叔穿黑色也挺好看于是下手了【ni】
日常被老福特压画质(1/1)

【百篇贺金:No.73】

P1原图P2加文字
对不起我没能接上!!!!!!【暴打自己】+【土下座】
很感谢能参加这个活动了!!!金宝生快!!